援助叙利亚难民儿童

2019-07-12 16:48:06

援助叙利亚难民儿童

项目介绍

生活,会把一个孩子逼到什么程度?或许你可以在电影《何以为家》中找到答案。电影中的12岁叙利亚小男孩扎因因为国内多年战乱,不得已和家人逃亡到黎巴嫩的贫民窟生存,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

 

叙利亚阿勒颇城市废墟 (柏雨果拍摄)

 

废墟中的孩子们 (柏雨果拍摄)

 

在扎因一家人生活的贫民窟里,土黄色的水泥房子没有规律地往上加盖,没有窗户的阳台上挂着挡风的彩色油布,楼与楼密密麻麻地在街道两侧延伸,地上有污水在肆意地流淌。

 

扎因的父母在无力抚养和教育的状况下依然不停地生育,作为家中的长子,扎因不得不在街头打工换钱。因为父母无力养育孩子,妹妹被强行卖给商贩为妻。扎因愤而离家出走,遇到了一对埃塞俄比亚非法移民母子,相互扶持勉强生活。

 

电影中的扎因和最终被他卖掉的小孩

 

贫民窟的生活充斥着贫穷、暴力、毒品和人口贩卖,人们的生活如履薄冰,扎因无数次铤而走险,被迫像贫民窟的大人们一样靠着非法手段筹钱维持生计,最终还是因为走投无路卖掉了非法移民母亲的孩子,就像当初父母卖掉他最疼爱的妹妹那样......

 

在贝鲁特Hamra大街上,两个叙利亚儿童在摆摊,他们的工作是为路人擦鞋子,他们想通过自己的劳动赚取生活费

 

现实中的黎巴嫩,父母提供不了庇护,小小年纪就要出去为了生存奔波的孩子们绝不是个例,大人们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本来应该肆无忌惮享受童年的孩子们,应该拥有纯真笑脸的孩子们,就这样被迫无奈又无助地卷入这个的残酷世界。

 

黎巴嫩是一个常住人口仅430万的小国,国土面积不及北京市辖区的大小,却接收了近100万叙利亚难民(该数字为在黎巴嫩注册的难民,而官方估计黎巴嫩境内的叙利亚难民数量超过150万)。大量难民的涌入让黎巴嫩本就不发达的经济难以承担。

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生活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有68%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流落街头——每4名流落街头的儿童中,就有3名是叙利亚人。

 

无辜的孩子

人权组织称,在黎巴嫩约有63.1万名叙利亚学龄儿童,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正式的教育机会(包括公立和私立学校)。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报告,叙利亚难民中的失学儿童中有2/3不得不在街头打工。美国媒体Vox引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估计称,在黎巴嫩有约18万叙利亚难民儿童被迫成为童工。

 

在外界看来,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解决生存问题都是一种奢望,更别谈教育、别谈梦想。可是,孩子毕竟还是孩子啊,即便他们一睁眼都要先想着如何活下去,但是这样窘迫的环境依然无法阻止孩子们对美好世界的向往,无法夺走他们对未知生活的好奇心,他们想吃、想爱、想接受教育、想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Rouaa是万千住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中的一员,她有两个妹妹,一个哥哥,父母都没有工作,一家人在黎巴嫩勉强度日。这张只露着左眼的照片是她最喜欢的照片。12岁的时候她还住在叙利亚,她在参邻居的葬礼时,一辆车爆炸她的右眼被碎片击中,她去医院却没有医院肯收她,因为还有很多比她严重得多的病人。几天之后,她才有机会把眼里的碎片取出。她说生活就是这样,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过下去。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也许是一个眼科医生,或者耳科医生。她不喜欢大城市,喜欢乡间,她在草地上奔跑、自拍、随着阿拉伯音乐跳舞,采野花。如果不是因为战争,Rouaa已经在高中的最高年级,准备去上大学了。

 

黎巴嫩贝卡谷地难民营

 

贝卡谷地,位于黎巴嫩境内,翻过一座山脉就到了叙利亚的大马士革。这里散布着大大小小90个难民营,这里的家庭每天靠给当地农民做农活换取6美元的收入来养活家庭。

 

平澜基金会工作人员和难民营的孩子们

照片里看起来胖胖的男孩女孩实则是因为只有土豆这种单一食物,但缺少其他营养的食物导致的一种病态胖。

 

 

一般的叙利亚难民家庭会有三个到五个孩子,年龄大的工作养家,让小的去上学,或许只有上学读书这一条路才有机会改变这些饱经沧桑的家庭。

 

儿童是世界的未来,让世界上的每个儿童都能拥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是全人类的义务和责任。黎巴嫩儿童的遭遇,我们无法选择视而不见,我们希望也应该努力对正在经历这种状态的无力发声的孩子们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与帮助。

虽然黎巴嫩儿童难民的处境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仍需要很多人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一起来推动,但是我们坚信行动中就会迸发力量,我们的支持一定是最终推动他们拥抱美好生活的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